? 第九百二十章 超级镜子-超时空垃圾站 ag6亚游官网|HOME,环亚ag88手机登录|开户,ag环亚娱乐平台|优惠

超时空垃圾站

第九百二十章 超级镜子

第九百二十章 超级镜子2017-11-11 22:32:40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苏璟精神力凝聚在残破的铜镜上,同时注入真气。过了片刻,铜镜微微一震,表面景象浮动,一眼看去,苏璟还以为是自己的影子,不过仔细一看,现并不是。

????镜子里面,是一个跟自己目前状态完全不同的自己的影像,只见自己正在整理垃圾,仿佛在播放电影一样。当然,因为残破的关系,看起来东缺一块西缺一块,看得不舒服。

????苏璟仔细观察了片刻,不由突然眼睛一瞪,露出了惊讶之色。他不太敢确定,正要继续观察,但就在这时候,自身真气消耗过度,镜子上面的影像消失了。

????苏璟所修炼的,是属于《搜神记》时空的春叶诀,那本来是治疗的功法,虽然苏璟借此修炼出了一些真气,但是实在太弱了。之前使用的舍利画皮消耗的真气都很少,倒是还能支撑,可是这镜子不知道因为残破的关系,还是本来就这样,特别消耗真气。

????苏璟进入生态空间,在“三株树”旁边修炼了一阵子,让自身真气恢复到巅峰状态。然后,再次往铜镜上面,注入真气。这一次,看到的不是自己收拾垃圾的画面,而是生态空间内的画面,但过了片刻,便出现了自己,自己突然出现在了生态空间之内,然后坐在三株树下面修炼。

????这一下,苏璟能够完全确定了,这个铜镜,竟然能够看到所在位置已经生过的事情,而且注入的真气越多,能够看到越早,注入一点点,就只能看到前一秒。这应该是仙葫时空的符器或者法器了,在仙葫时空,这种东西算不上什么珍贵的宝贝,破碎的更加没价值了。

????“这个镜子,在我看来相当了不起啊,可惜我真气太弱,目前最多只能看到之前十几秒的画面,这样没有多大意义,若是能看到一天前的,甚至更久前的,那可就牛逼了。”苏璟心里想着,不过暂时只能心里想想了。他想要修炼真气,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,就算没有这镜子,真气强一些也对身体有莫大好处啊。可惜春叶诀根本不是真正修炼真气的法诀,能够靠它修炼出一丝碧木真气,已经不错了,想要进一步成长,则千难万难了。除非,能够得到真正修炼真气的法诀。

????苏璟将铜镜收入了储物袋,都进来了生态空间,他便顺便看看那些吃过昆虫的老鼠,一眼扫过去,不由愣了愣。之前老鼠们吃了各种虫子之后,都没有任何反应,原本苏璟已经差不多放弃了。可是,现在有一只老鼠,出现了变化。

????它变得相当奇怪,嘴里吐着舌头,出嘶嘶的声音,这根本不该是老鼠出的声音。而且,它竟然不像普通老鼠一样四只脚爬,而是缩着四只脚,腹部贴在地上,好像蛇一样蜿蜒前进。更加奇怪的是,它的毛皮,竟然变得松松垮垮的,看起来仿佛要蜕皮一样。

????“怎么会是?那种虫子有毒?”苏璟想着,每只老鼠都做了记号,他知道这只老鼠吃的是一种红色的小蛇状的虫子,因为这种虫子没有一只死的,便喂了一只活的。

????苏璟等待了一会儿,看那只老鼠反应。只见,老鼠蜿蜒前进了一阵子,突然不动了。正当苏璟以为它死了的时候,突然它头皮裂开了,然后一个红色的东西,从里面钻出来,仔细一看,竟然是一个红色的蛇头。这条红色的蛇缓缓爬了出来,老鼠却只剩下一层皮,肉内脏透露等等,统统没有了。

????这一幕,让苏璟不由有些毛骨悚然,对红色小蛇以及从老鼠体内钻出来的大蛇,都忌惮到了极致。苏璟根本不敢再靠近它们,只远远地便动用精神力,将它们装进玻璃缸里。

????“我之前好像漏了一点,只是把这些虫子,当材料来实验。事实上,它们之中,很可能有蛊,这极小的红色蛇,可能就是一种蛊。”苏璟忽然想起来,仙葫时空是有蛊虫的存在的。无疑,蛊虫是比较可怕的,它们可能乍看不强,甚至很弱小,然而它们防不胜防,诡异莫测。

????当然,苏璟也明白,这种可怕的东西,用得好就是宝贝了。所以,对它们警惕的同时,并不会直接将它们灭杀掉,准备好好研究一番。

????“咦!之前没注意到,这棵花朵,竟然这么快就完好了。”苏璟忽然注意到,那朵巨大的花朵,无论是四周扩散开来的叶子,还是中心的花瓣,都完好完整了。刚掉落下来的时候,可是有许多叶子花瓣都受到了损伤,有的叶子还近乎断成了两截。这才没几天时间,这朵花便完好如初,一点都看不出受过损伤的样子,生命力恢复力还真是强大。

????苏璟又仔细观察了这棵花朵,想着如今已经知道这是仙葫时空的垃圾,或许能分辨出这是什么花朵。然而,左看右看,都没有头绪,它看起来似乎只是一朵普通的花。之前,苏璟也用它断裂的叶子花瓣喂过老鼠,并没有什么效果。

????实在没有头绪,苏璟只能暂时放弃了,他出了生态空间,继续整理垃圾。转眼又过了几个小时,没有翻出看起来特别有价值的垃圾。

????突然,手机铃声响起了,一看是萧锐打来的,他便接听了,然而对面传来的,却是一个陌生男子声音:“请问,你是苏璟苏先生吗?”

????“你是?”苏璟问道。

????“我也是台球教练,跟萧锐是同事。可是今天一天都不见他,连约好的教课都翘掉了,回酒店现他手机落在床头,所以觉得很奇怪,他近段时间天天因为长高兴奋不已,还老是说起你,知道他跟你关系很好,所以想问问你是否知道他在哪?”

????“我几天没见他了,你最后一次见他是什么时候?”苏璟眉头紧紧皱了起来。

????“我今天早上起来,他已经去了跑步,我就先走了。然后,就再也没见到他了。”

????“酒店具体位置我,我马上过去。”苏璟心里忽然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,普通人的预感,不见得有什么意义,但是苏璟修炼过术字门中之道,他的预感却可能很有根据的,只是他没有学到精深,复杂的情况不能直接推断出前因后果而已。苏璟当然希望只是自己多想了,但还是要确认一下萧锐安危的。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